考核结果公正,首先考核办法制定要公正

发表时间:2019-05-21 11:49

5月10日下午,中国投资协会大中型委PPP中心2019年第二期“PPP聚焦”系列主题沙龙在上海城建大厦举行。本期沙龙的主题为“PPP高质量发展的探索与实践——PPP项目绩效管理”。本文为中国PPP服务平台小编为您整理的中国投资协会大中型委PPP中心2019年第二期PPP主题沙龙——“PPP项目绩效管理”上,第三组嘉宾发言实录。

熊伟(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助理教授):下面请各组派代表对各组讨论结果进行分享。

考核结果的公正性及争议解决方式?(第三方考核、过度考核、考核结果随意性、绩效不合格情况下如何应对等问题)

赵国华(上海交通大学PPP研究中心执行主任):各位朋友,各位嘉宾,我先来抛砖引玉。5月1号之前我陪财政部的领导考察了四个省的PPP项目资金情况和绩效考核情况,我们去了新疆、青海、福建、安徽。我发现,青海和新疆的项目基本上停了。问他们绩效做了没有?回答是先不要谈绩效,项目融资都没有,现在都在那儿停着呢。到了福建、安徽情况又不一样,项目做的比较好,至少考核的几个项目建设期都已完成,已经进入运营期。问到建设阶段的绩效做了没有?回答是建设阶段基本上都没做绩效,建设阶段还要做绩效吗?再问运营期的绩效有没有开始着手去做?回答说运营阶段的绩效还没开始。

现实中,我们天天搞理论,天天讲怎么做,其实去项目上看一看,建设期绩效基本上没有人做。建设完毕了还没有考核怎么办?他们说基本上按照省里的工程质量考核办法和监理守则在做,也就是他们都执行了传统工程质量考核办法,并没有把建设期的绩效做下来。

为什么说绩效考核和绩效管理比较紧迫?因为在我们PPP指引里面都非常明确,社会资本方现在要收钱必须要和运营期绩效考核挂钩。为什么现在运营期大家觉得必须要做绩效?因为要付费了。建设期为什么不做绩效或者敷衍了事?因为他们觉得跟钱没有关系。当然我只是抛砖引玉,只是告诉各位为什么我们现在要重视绩效考核。山东省今年是绩效考核年,大部分项目进入运营以后才把绩效考核这个事情当成一个机制来做,所以这吸引了很多学者,像赵总那样非常专业的团队来做这个事情。

现在我切入正题,今天给我们组的课题叫考核结果的公正性问题,我本身也在做相关的研究。谈到公正性我深有感触,考核就是一个标准,如果标准不公正那很麻烦,会影响项目运营及项目最终实施。所以说,绩效考核是PPP项目最重要的抓手,如果这个抓手都没有,那项目肯定停的更多。如果考核结果需要公正,那这三个过程都需要公正。

第一个过程,在考核办法制定的过程中标准是不是公正?我做了大量调研,看了大量实施方案,觉得很多标准是不公正的。虽然大部分实施方案都是中介机构做的,但根据中国的情况,如果政府委托就向着政府,如果社会资本方提前找就向着社会资本方,完全公正不大现实。所以在实行过程中,什么办法才公正我觉得非常重要,叫标准制定阶段公正性,也就是考核体系制定者是谁很重要。

我最近也在研究国外的理论,他们提到相关利益方,大家都觉得PPP项目利益方第一个是政府,还有社会资本方、一些总承包单位、运营方,但其实还有很多(单位),比如金融机构。我调研时特意问金融机构绩效考核这么制定,如果按照现在10号文,100%或者30%挂钩是不是更好融资了?他说错,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给这个项目融资了。金融机构是非常重要的利益相关方,但我们做绩效从来不考虑他们的利益他们的诉求。可能对政府来说,挂钩越多越好,实在不行我就不做付费了,但是这对金融机构和社会资本方的伤害非常大。

绩效考核作为重要抓手要公平,绩效考核制定者首先要关注到这些重要的利益相关者。西方做公共绩效考核的时候,因为PPP项目很多是公众服务项目,就是为了社区居民等等,他们都没有参与权,其实这个也不对。当然这个应该怎么做我也在研究,中国很多学者都在做。首先从标准制定阶段就要考虑各方相关者的利益,这个项目能不能做下去这个利益都要坚固。刚才有个问题提出,是不是第三方制定会不会更公平些?我觉得公平是相对的,如果第三方来制定可能会好一点,比一方(制定)要好,因为第三方做完以后各个方还可以坐下来谈,至少有标准和磋商的机制,因为李总也讲了,我非常认可他的观点。我觉得在标准制定前,采用磋商的方式,最重要的就是大家都要认可这个绩效考核体系,第一步我认为如果实现公平,标准制定阶段就要公平。

第二个就是在考核执行过程中也要公平。这个考核团队由谁来组成?实施单位自己派个人来考核就可以了,其他人不需要了解,最后打出来的分数也不透明,想打几分打几分是不可以的。所以这个考核过程要公平。团队谁组建,带头是谁,怎么打分,过程是否要透明,非常重要。

第三就是考核结果的处理也要公平。如何挂钩,刚才几个专家都谈了,100%挂钩也好,30%挂钩也好。更进一步,如何把这个挂钩挂起来?第一次打分不合格的时候怎么处理?如果第一次打分60分,不及格,80分才给付费,60分要付个六折七折,政府也不多给点时间就这么扣了,我觉得这就很不公平。所以考核结果处理过程中,我们希望有一个整改期,而不是有些政府就是那样。上次就有地方政府专门说让团队把绩效考核分多扣他点,因为“不听话,不听话多扣点”。第一次打的分确实很低,但是这是一个垃圾处理项目,一般都要有个整改期,如果一星期之内把这些问题解决了,还是希望让他拿到全额付费的,我觉得这才是考核的初衷。现在社会资本方最怕政府拿这个做工具,就是以扣钱为手段而不是把项目做好为手段。考核的初衷就是要把项目做好,而不是说政府少付费,想办法扣钱,昨天让我不舒服明天多扣他点分等等,这是社会资本方最怕的。我觉得考核结果如何处理,是不是给他足够的整改期,这个东西非常重要,所以考核结果处理要公正。因此,考核制定过程中、考核执行过程中和考核结果处理过程中这三块都要公正透明,让各方都满意,才能获得更好的效果。

我大概意思就是这样,沈总还有要补充的。

沈峰(海恩建科项目管理咨询(上海)有限公司副总经理):我主要从法务角度来考虑怎么保护政府、社会资本公正的问题。赵教授刚才提到了机制问题,在我们的理解中完全纯粹的第三方是不存在的。这是我个人意见,不一定正确。但所有都牵扯到一个谁付费、谁来委托服务。就像打官司,你是乙方律师肯定是仲裁甲方代表,在欧美与这种情况比较像的就是争议解决。大部分欧美项目都不想走到仲裁或者诉讼阶段,因为实在成本太高。走到诉讼阶段唯一的赢家就是律师,成本太高了,这就需要建立一个机制大家都认可,很重要的就是合约和法务上的安排。

我觉得最关键的是不管是怎样的评价体系,最关键的是在项目实施前双方都要认可,整个绩效考核的方法、体制不应该在问题出现之后再扯皮,在合约制定的时候就要把绩效考核的方法、打分体系确定下来。像我们做项目管理一样,社会资本方愿意承担这样的服务就要认可相应的绩效考核的条例,否则甲方说这个要扣钱那个要扣钱,大家都没法接受。在项目前期合约谈判的时候就要把这块内容完完整整涵盖在合约里,合作方再进来可能有些绩效考核的问题不合理可以再提,大家都可以坐下来商量。还有就是大家如果有分歧的时候,纯粹委托第三方也不是那么可靠或者完全有效益的方法,我们是假设大家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上,都是讲理的,但是也有刚才赵老师说到的就要扣分的极端情况。我们想建立的机制就是三方或者更多方都可以参与的机制,组成一个类似于争议解决委员会的机制,就是甲方委托一个代表,乙方委托一个代表,然后找第三方机构大家都坐下来把各自的理由陈述清楚,我觉得这样解决问题上会是更好的方法。

转自:中国PPP服务平台


联系我们:
010-64489238
传真:010-64489238
邮编:100013
企业邮箱:gdcxjs@gdcxjs.cn
北京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甲九号9、10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